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百日莫毛Day39】Closer

短小,会有后续😳




夜深了,风很大。城市的灯光熄灭又点燃,跟着人群的引线,烧向几条嘈杂的夜市街。酒吧乐队的慢摇,路边零散的小摊,无端快乐的人群,几乎静止在滞涩街道的几辆汽车被人群簇拥着,偶尔响起几声汽笛。

道路尽头的某个分叉,某个角落,座落几家生意平庸的老酒馆,有些历史了,墙漆都开始剥落,不去追逐城市的歇斯底里,靠着招牌和人脉维持生计。

黄酒是这里掌柜的招牌,尤其加了鸡蛋姜丝红糖以后,喝起来有一种霸道糅杂,成熟又豪迈的坐月子气质。

“帅哥,真的不要尝尝?”

“别加那些,太甜了。”太孩子气了。

古人喝酒该是什么样?他摇摇晃晃举起小酒馆复古的碗,一口气半碗下去,呛了满喉辛辣。咳嗽的时候大脑晕眩,窗外的汽笛声也恍惚成了更加迷幻的音乐。

是什么时候,他也偶尔开着车来这夜宵,会有人拉着他去抢酒吧驻唱的话筒,听各种社团的夜场相声,在猫咪咖啡花钱喂那些喂不饱的牛郎猫,也带他来这个酒馆,点一碗掺糖黄酒,模仿古代侠客一饮而尽,呛到自己的滑稽模样,总能逗笑莫雨。

手里的杂志匀速翻动着,映入眼帘的总是一些从不去瞧的煽情标题。今天奇怪了,莫雨合上书,看了一眼窗外。开始飘雨了。

也许是一个人的日子久了,灵魂也开始蜷缩,也学会应付突如其来的孤独。

他经常告诉自己,一个人才能真正逻辑地思考,很多吵闹年纪的黑白对错,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他从不在乎该或不该,只知道对他来说好或不好。而就是这样一个自持冷静的利己主义者,仍是在与那个人分手那天,从自己世界的上帝视角一路跌回凡人。

自由与捆绑,还有那些莫名其妙的信仰,每次看穿的对方,都让他们更加难过。

他太自私了,知道两人间的沟壑无法填补,却不花更多的时间去构架桥梁。

原来他也是个三俗的人,为着一个惘然的变故,在一个单薄的夜晚喝起闷酒,然后被尿憋醒。

茅厕在一楼,酒精并未麻痹他的神经,路过柜台时,他清晰地听见――

“老板,多放红糖。”

评论

热度(12)

  1. 百日莫毛半颗冰糖 转载了此文字
    成熟又豪迈的坐月子气息酒可以来一份,压一压着莫名的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