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红领巾(上)

1106,小学生莫毛。

小学生文笔,不严肃无厘头吐槽向(ノ ○ Д ○)ノ



“升旗仪式,正式开始。第一项,出旗——”

“梆梆梆梆梆梆梆梆梆——”

“齐步——走!”

小平头红脸蛋仪仗队出动了,站在跑道内圈的一、二年级有人忍不住踮脚去看,底下一片叽叽喳喳。

“安静!”主席台上的小姑娘急得小脸通红。站在旁边的教导主任拍拍她的肩膀,宽慰道:“别怕,别怕,你念你的词。”

“在这个春雨润物,万物复苏的好季节,我们迎来了新的学期……”

纵观六(6)班,静若瘫痪。

唐烟在一群面无表情的脑袋中间打了个气吞山河的哈欠以示不屑,发现居然没人搭理帅气的他,于是开始没事找事,预判了班主任的走位,戳一把排头体委的背,小声跟他说:“哎哎,我们呆会要给一年级授红领巾,你知道不?昨天他们报名的时候我去看了,有几个妹子长还挺可爱blabla…”

莫雨端着架子哦了一声,解开风纪扣透了透气,脸都没往后撤。“有一种病叫恋童癖,你知道不?”

“嗦sei呢,”唐烟一脸苦大仇深地冲他翻白眼,“要是我早恋叫我哥知道了,他还不得打断我的腿!”

“你们家腿脚不好不是祖传的吗?”

“叫你不要沉迷游戏!”




莫雨觉得自己得病了。

事情是这样的,当主持人念完“第六项,迎接新生入队——”,莫雨威风八面地带着大部队齐步走过国旗下那群少先队预备队员的时候,目光就在一排中间一小丛高高的马尾上挪不开了。

明媚阳光下闪着细碎光芒的蜂蜜色,就像五岁那年吃的第一口酥脆米花糖。

谁能想到,(打奶)严酷冷漠、(劫镖)桀骜张狂,操作堪比代练,技术压过团长的6班最6体育委员莫雨同学,居然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被动属性。

他是一个马尾控。

舔了舔嘴唇,莫雨在那个规规矩矩立正的中队长面前站定下来,直到同学们开始面面相觑,他才无比严肃地张开双臂:“你们,一字排开!”

这这这是怎么了,这跟昨天体育课排练的不一样啊老大!旁边唐烟投来见鬼的目光。

队伍像根发箍慢腾腾地拉伸,紧绷到濒临断弦的地步,每个人都与面前的学弟或学妹成功配对。

紧接着莫雨也松手了。

啪!

穆玄英痛得眼泛泪花,惊恐地仰起头。作为一个男孩子他竟然被人揪小辫子了,回去以后无颜见爹娘了,他的辉煌人生今天留下污点了!

莫雨低下头看着呲牙咧嘴地捂住后脑勺的小孩,憋出长了喉结的音色打了声招呼:

“小黄毛。”

谁知小孩一点都不领情,反而用这种“你是小学生吗”的眼神瞪着他。

莫雨心说本来就是啊。

一高一矮两条视线交错没到一分钟,莫雨突然弯下腰来扣住穆玄英的后脖颈子,往前带了带。

“你干什么!?”穆玄英下意识地挣扎,小小的一团在莫雨掌心底下扭来扭去,摆明的不配合。

“红领巾啊,小黄毛。”莫雨只手轻轻一抽,鲜红色的一团就从穆玄英熨得平整的校服领下钻了出来。

“不是小黄毛!……我叫毛毛。”穆玄英急于纠正,一不小心就把这个平时他只让父母喊的小名脱口而出。然后左右转了转,发现其他哥哥姐姐也都弯着腰,他的同学们脖子上也都拴了条红红的三角巾。

莫雨忍了忍,还是很不给面子地笑了。

“我家楼上二大爷家的京巴,对门陈小月院里养的花,”莫雨清了清嗓,着重强调,“还有飞天小女警里那个绿不拉几的小女娃娃,也叫毛毛。”

“……”穆玄英从这话里听出了“好巧哦”的标准耍流氓专用金句。

穆玄英攥着拳头,想起老爸一直以来教育他成大事的人要以德服人。之后学着港剧里谈判专家的样子,一板一眼一字一句道:

“你为什么要用恶作剧而不是糖葫芦来和我打招呼呢?”

莫雨挖挖耳朵,“听不懂,求翻译。”

穆玄英崩溃了,“揪男生小辫子,你变态!”

莫雨直起腰,回到睥睨众生的视角,故意逗他道:“男生还扎小辫子,娘不娘?”

“男生还看飞天小女警!”

“……如果你妈让你在cctv1和少儿频道里选一个,你选哪个?”

听见莫雨无奈中夹着一点寂寞的语气,穆玄英竟然有点无处安放的小心疼,然后他一低头,这点小小的同情立刻拿去喂了二大爷家的京巴。

一大朵少女气息溢出的蝴蝶结在他胸前闪闪发光。

少先队中队长,乖宝宝穆毛毛,今天有一点的焦躁。

“你会系红领巾吗!!”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