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干架风云【性转百合】

想了想还是单独发了,耶!我终于又有产出了!
1515,雨姐毛妹,标题防雷!|・ω・`)

“小妞你谁?敢跟你爸爸这么说话?”看起来瘦巴巴的男生抽出裤兜里插了半天的双手,活动了下手腕,抬起下巴恶狠狠道,“给你一个机会,道了歉快滚,我不打女人。”

这台词的恶俗程度堪比校园小说里的炮灰校霸了,莫雨盯着他朝上出气的鼻孔哈哈大笑几声,上去一拳揍碎了他的眼镜。

啧,打歪了,本来目标是鼻梁的。

旁边穿棒球服的小子一看眼镜男居然被揍,爆完粗口一脚朝莫雨腿上踹去。

莫雨闪躲之际忽然感觉一阵窒息,背后留莫西干头的小子箍住她的脖子,害得她一个趔趄。她一挣脱禁锢,冷不防又被刚爬起来的眼镜男掼倒在地。

体能上的弱势让莫雨很是不甘,她咬了咬牙,猛地挺身,咚的一声,两个人的天灵盖来了个对心正碰。

一经松开压制,她几乎是立刻翻身,在视野一片昏黑的情况下抓着那颗脑袋直往地上砸去。
哐!

眼镜的几个同伙吓得愣在原地,过了半天才有人颤抖着找回声音。

“……血!流血了!”

幸好这里是学校体育室,门口很快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孤零零的一瓶白药被人遗弃在茶几角落,棉絮里的低纯度碘酒在几根手指灵巧的挤压下,把莫雨活脱染成一头自带西伯利亚寒流的熊。

莫雨瘫坐在沙发上仍是那副whatever的表情,直到一块邦迪被以震碎灵魂的力道啪地一声拍在她透着淤青的前额上。

万籁俱寂,只剩一声悲怆委屈不被理解孤独到世界尽头的哀嚎。

失宠的棉絮被穆玄英从三分线外投进垃圾袋。

“你又跟别人打架!”

莫雨顶着一张乱七八糟的花脸翻着白眼望向天花板,一言不发。

穆玄英没听到想象中的解释,气呼呼地扭头看电视,电视机里金发碧眼的西域男孩是最近出道的新生代实力派代表,过电的尾音沙哑又绵长,能绕进人心里牵成个结。

可此时的穆玄英变成了一个绝缘体,电视机里叽里咕噜的声音传到耳边已是千里传音,一句都没听清。莫雨半天也没睬她,就好像那个被放置play的人是她一样。

捏了两下沙发檐泄气,她还是转过身去,拿捏着力道揉在莫雨的淤痕处帮她活血。

“第几次了…要是让级长逮到,我又要帮你写检讨。”

配合地把刘海撂起,莫雨望着她的眼睛,提了个跳脱的问题:“说到这个,为什么每次其他人都是三百字,到我就变成一千字?”

“还说呢……姐,你还记得你是个姑娘嘛!”

“女人不能打架?谢老头是不是直男癌?”

穆玄英被噎,一时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怔了半天才从她的逻辑里绕出来,伸出一根手指头去戳她的胸口:“鬼扯,谁都不应该打架好么。”

“该打!”不小心牵动了嘴角的伤,疼得莫雨嘶嘶吸气,揉一把嘴角嘟哝到,“……谁让他们对你不怀好意。”

穆玄英的手顿了一顿,放下跌打药膏:“耶?”

“……偷拍,意淫,STK,还有我问你,最近有没有收到色情短信?”

穆玄英抓着沙发的手紧了紧,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虽然没有说话,表情出卖了她。

一声嗤笑传来,莫雨满脸戾气,那眼神仿佛在说“下回见面我还打”。

穆玄英泄了气,嘟哝道:“我以为那个是手机病毒……”

“说你傻你还真傻,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你怎么招惹上那些家伙的?”焦虑在莫雨脸上一展无遗。

穆玄英没接她话,静了半晌,最后只叹了口气,神情恳切道:“姐,我不想你跟那些小混混一样整天打架。”

莫雨瞧着她可怜兮兮的小模样,瞬间怂了,闭了闭眼,手盖在她的马尾上轻轻摸了摸,“以后不会了”。之后却又似不甘地突然一拍大腿,“现在男的是不是都这么low啊,好毛毛,你以后不要嫁人了好不好?”

刚才的焦躁和疑虑在听到莫雨诸如此类小脾气之后突然间涤荡一空,一颗往下坠的心跌进云里,倏然间柔软下来。

穆玄英弯起眼尾翘起唇角,不知道如何作答,只顾眼睛亮亮的看着她。

而莫雨还沉浸在自己的臆想和对妹妹未来无尽的担忧中:“直男癌,自我中心,大男子主义,凭什么把你让给这些人,嫁给他们还不如嫁给我。”

说着顾自将穆玄英肩膀一揽,在她头顶豪气干云地啵了一口:“你看姐这样,有男友力不?”

穆玄英木木然被她搂着肩,过了一会脸才慢慢红起来,衬得一双桃花眼更加水灵:“有,有极了!”

莫雨大笑出声,笑得毫无形象,随即把全身重量压向穆玄英,扑倒埋胸!

如果不是这张熊脸,这个画面会很温馨。

-END-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