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莫毛】 NO! (下)

接(中)

砰砰砰!!

楼梯间传出了几声突兀的枪响。

可这里是学校。

随后全校出现了几秒钟诡异的寂静,伴随着警报拉响的是受惊的人们尖叫起来的声音。恐慌像烧到99度的水,下一个瞬间便冲破临界在人群间沸腾开来。

纪检部。

林可人起初也异常震惊,之后理智回笼,将通讯电键一推到底,试图接通监控室:“出了什么事情??什么越狱犯逃到这里来了吗?有没有人员伤亡?”

监控室的天璇影沉默了很久,久到可人都开始怀疑刚刚那枪是不是打爆了他的声带时,那边才传来一个迟疑的声音:

“什么..都没有,ABCD四个通道都没有任何异常,要不是我眼花了..”接着那个声线转为坚定,“就是那个逃犯点了浮光掠影。”

唯物主义者自然会直接忽略不成立的第二种情况,那么就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难道刚刚全校都幻听了不成?

林可人将放在紧急报警按钮上的手挪了回来:“等等,你是说..刚刚四个楼道里都有枪声?”

此时的罪魁祸首正一脸大仇已报,仰躺在广播间的靠背椅上喝咖啡。

“雨哥!!!”

本就因生锈而无法上锁的门在一声闷响后被人撞开,在这同时有个人踉跄着跌了进来。

莫雨看了一眼已经站稳的穆玄英,欲言又止。

“莫雨哥哥你没事?”穆玄英十分诧异,刚才广播室摆明传出了枪响,他又怎么可能听错,“什么情况刚刚我听到..”

未等他说完,莫雨已经拿起一盘录音带丢给了他:“喜欢吗?拿去听。”

“……”

稳稳接住后,穆玄英已经一度遗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站在这里,又不说有什么别的事..”莫雨抿一口咖啡,“就想来找我谈谈人生理想,是不是这个意思啊纪委?”

穆玄英忙着整理思维,对其他自然界的声音一概充耳不闻。这是个好习惯。

没有得到他的回答,莫雨并不生气,反而锲而不舍烦起他来:“你怎么找到我的?”

“音箱,今天的广播,还有你在体育馆故意露出的马脚。”

是的,为了今天这场闹剧,莫雨早早的就摸来这里守着了,他又没有义务督促大家保护视力,从我做起。

至于体育馆的那两个蠢货么,哼...故意弄出点杂音只是为了提醒他们本是同根生,不,别伤了毛毛。

“没猜错的话,刚才不灭烟的手机一直没挂..”穆玄英顿了顿,盯着莫雨刻意留到颈侧用来遮盖蓝牙耳机的那一绺头发瞧了半晌,说到,“而通话中的另一头就是你吧。”

听到他的回答,莫雨毫不掩饰地笑了一笑,十分自然地反客为主,躬身站了起来:“别干站着啊,坐。”转椅十分配合地发出不堪重负的哀嚎。

“轮到我了,”正方一辩穆玄英,并没有理会那把椅子的呻吟,而是哎呀了一声,提出连珠炮般的十万个为什么:“体育部部长,你在这里干什么?不会就是为了做这种无聊的恶作剧吧?你是小学生吗?”

其实穆玄英一点都不想明白他到底在想什么。他从小就少有明白莫雨心思的时候,不习惯也是很难。

也许就是这样,他们之间才产生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莫雨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眼中颜色有些复杂,忽然现出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是,我还留在小学,而你已经长大了。”

那语气让穆玄英的心脏猛的蜷缩起来,呼吸都急促了许多。

那些日子里他是怎么说的?

一一“莫雨哥哥最好了!毛毛只听你的话好不好?”

一一“毛毛是大人了,不会让你担心的!”

一一“我们应该明辨是非,雨哥。”

一一“莫雨哥哥,这种时候就不需要礼让了,有种试试看。”

叛逆期少年总是容易伤害最亲近的人。

内心一阵酸楚,穆玄英终于败下阵来,摘掉眼镜揉揉眼角,放缓了语气:“我也有我的原则啊..雨哥,你别生气。”

莫雨心里一动,面上却不动声色道:“那你还抓你雨哥吗?”

“抓,当然要抓,违者必究,不要偷换概念。”

冷不防的,穆玄英已经欺身近前,赤手空拳就要来捉莫雨的胳膊,想要直接拖他去政教处罚抄校规。

莫雨当然不会随他的意,游刃有余地向后撤了两步,只守不攻。

穆玄英出招快,莫雨闪躲更快,广播室地方小,磕磕碰碰闪转腾挪之间谁都没占便宜。

说什么也要结了这笔账,穆玄英久战不下心生急躁,改了套路伸到背后去反剪他的双手,谁料莫雨猛一收手..

便造成了现在的局面一一莫雨靠着墙坐在地面上,而穆玄英跨坐在他身上,扶着他的双肩气喘吁吁道:“抓住你了。”

莫雨挑起眼睛对上他的视线,低声笑了起来。

感受到徘徊在腰线上的手掌热度,穆玄英全身一凛,还没来得及考虑是不是投怀送抱和要不要走为上策的问题,就被莫雨猛然施力箍进怀里。

下巴垫在一个宽厚结实的肩膀上,莫雨的声音就格外清晰地传进耳朵:“抓住谁了?”

一只手惩罚般掐着他的腰,另一只就更不安分了,甚至流氓地从大腿一路摸到臀部。

“雨哥!”穆玄英用力推了他一把,脸部从耳根一点一滴红了上来。

方才反应过来,永远不要说一个男人没种一一尤其是,一个对你有非分之想的未成年。

莫雨吹开穆玄英耳边的碎发,故意贴在他的耳廓上压低声音道:“你雨哥有的是种,毛毛要不要试试啊?”

穆玄英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但他还是听懂了这个黄笑话。于是现在他的脸烧得通红,体温也攀升上来,全身上下都在发烫。..真是悔不当初!

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来了。

好在此时穆玄英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电流声,那是从旁边还在闪着蓝光的电子设备中传出来的一线生机!

“雨哥。”

“嗯。”

“跟你说个事。”

“听着呢。”

“你广播没关。”

“……”

为何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是莫雨在纪检部办公厅罚抄校规时做出的总结陈词。

坐在旁边沙发上监督的纪检部部长穆玄英,被午后的暖阳晒出些倦意,撑着半边脸蛋靠在扶手椅上打盹,却在快要会周公的时候被一个可恶的纸团砸中。

系统提示:穆同学收到来自莫同学的小纸条x1。

内容:『Kiss』

回复:『No!』

-END-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