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原创】【热带风暴拟人】燥

成人组的两个热带风暴。

“大家都是成年人。”

〈bgm:Fire-Gavin DeGraw〉

正文

这里的热度快将他逼疯了,水汽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挤破脑袋冲上云层。烈日当头,那些强光就这样步步紧逼着穿透他的身体,经海水漫反射上来,撩拨着他浑身紧绷的神经。

迟早要打破的平衡,只需要一场恰到好处的推波助澜。

不行,在这个形势复杂的环流关键点,鹦鹉知道,他必须保持清醒。

掌心的肉被指甲大力嵌入,殷红的血顺着指缝滚落下来,又被风暴自身强大气压的离心力在风中碾碎了四散开去,消失只是一瞬间的事,并未给他腰间一圈酒红的毛皮增色半分。

扬起的下巴似乎在昭告天下,他是这风暴区的始作俑者,是盘踞在这一大片海域的王。

一一自身难保的王。

目之所及到处都是水,在这辽原之地,却找不到一口水喝。真是讽刺,鹦鹉心有不甘地吞了一口唾沫,发现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一一他迷路了。

What the fuck???????

这个认识彻底轰碎了他残存无几的理智,风尾的急剧收缩将那里的积雨云甩出一个弯刀状的弧度,被撕烂的前襟露出的他白皙的锁骨,却在他一头扎入海平面后失去踪迹。

据说亚马逊热带狐猴优胜劣汰代代相传下来的解暑方法就是进入深眠。

要是能一觉不醒就好了。

行动派的鹦鹉早在这个想法冒头之前就忽视掉几乎破开胸腔的心跳声,合上了眼皮。

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一头蛰伏在海底伺机而动的猛兽。

然而总有一些不识好歹的人,偏要去打破这片海域好不容易求得的平静。

“瞧瞧我捡到了什么,”

纳尔吉斯看着手里那本封面上印着风路督察委员会会徽的花名册,轻松就拎起鹦鹉后脖颈处残破的衣领,将他拽出海面,

“你就是0812号?”

回答他的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一肘,携着滚烫的热流和目的性直朝他手里的几页纸而去,却撞击在实体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嘶..还是跟我交流困难啊小、如、丽?”

上臂硬碰硬地堪堪接住这个角度刁钻的肘击的同时,纳尔吉斯用空出的手钳制住对方的手腕,末了还没忘记用审视的目光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勉强辨认出纹饰的毛衫褴褛地挂在身上,起不了丝毫遮挡作用,幸而系在腰间颜色艳丽的风衣碰巧为他隐匿了要害,两条光洁笔直的腿就从旁滑出,直接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遭那毒辣的日头舔舐出一片令人咋舌的绯红。

在危险地带收起窥探的视线后,纳尔吉斯十分温柔体贴好男人地为他披上自己的外套,并利用身高优势将随身携带的矿泉水瓶举过他的头顶:

“你是今年的0812号?”

磨利了的尖爪险些将瓶身扯成碎渣,纳尔吉斯巧妙避闪了对面接下来的几个连击,好整以暇地打开瓶盖抿了一口:

“天下哪有吃白食的道理?一个问题,一口水。”

歹势。

开玩笑,鹦鹉瞬间扼杀了这个刚刚现形的念头,这是他的地盘,根本不可能有这一说。

领带被人方式粗暴地拽过,艳红的舌猛地欺上纳尔吉斯刚被淡水润湿的嘴唇,急不可待地将刚刚入喉的液体劫掠一空,末了还在他唇间搜刮了一番,舌尖带出一抹暧昧的高温。

“明知故问。”

鹦鹉舔舔下唇道,目光飘忽掠过对方的鼻梁,继而落在他手里那份加印的东西上,像是对上了下一秒就要出手的猎物一般,咬牙切齿,

“我记得那上面应该写了我的大名,你要不要看清楚了再叫?不然,我帮你看。”

“这玩意暂时不能给你,”

将对方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轻松就看出了鹦鹉的企图,纳尔吉斯意味不明地笑着用拇指蹭过嘴唇,给刚刚为他披上的外衣两袖打上了一个松松的结,仿佛这样就能把他变成笼中任凭索取的困兽,手指摩挲徘徊在那件衣服领口挂着的刻有风暴图腾的胸章上,就如他们俩的关系一样。

“不过一一需要免费向导吗,先生?”

这种类似于站街牛郎在诱骗纯良好市民走上犯罪道路的口吻,真让人放不下心。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跟这种家伙产生利益关系。

一一前提是环流路径图不在他手上。

“先说清楚,”

现下的局势容不得他的三思后行,鹦鹉扯下那个胸章连着上面的制服毛领碎屑一起别回它应该存在的地方,仰头看进那人暖金色的眸子,

“现在的你,不过是第一届退役下来的会长,兼,我的跟班。”

对于这种孩子气的要求,纳尔吉斯倒没有计较太多,只是喝着水含糊地应着:

“嗯嗯,老大。”

“稀缺的淡水资源,也要交给你的上级保管。”

鹦鹉毫不客气地夺过剩下的半瓶水,在这家伙的脑子重新开始算计他之前。

“入戏太快了吧,老大。”

纳尔吉斯表情莫测地垂下手,看似无意地屈指将深色的小册子弹出声响,

“作为你的随从,我的报酬呢?”

装作不解风情,鹦鹉狡黠一笑,兀地伸手卷了一个浪头起来,浪尖拥着他刚刚掉入海中的黑色马丁靴。

纳尔吉斯眼疾手快地扣住鹦鹉抬腿就蹬过来的脚踝,入手一片湿漉漉的滑腻。竟是个卸了七分力的假动作。

那人看着他的眼神居高临下,轻启薄唇吐出的字句变成了无形中的蛊惑,叫人甘愿赴汤蹈火。

“帮我。”

近在眼前的,趾尖的水珠顺着那人一览无遗的肌肤一路滑入腿根,留下的一道水痕泛着光透进纳尔吉斯眼底,几米外均匀的呼吸如鹅毛般骚动着他的情绪。

“遵命。”

-END-










( p_q)好困了不管有没有人看晚上再改BUG补设定。另外,都是亲儿子。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