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剑三】【莫毛】天极

其实是迟到的中元节贺文

正文

入夜,象征立秋的雨一停,空气中就有了淡淡的霉味。草垛上几根干枯的芦苇被风卷了播散到水面,随波逐流地远去,仔细看那苇叶上还粘着一两只折了腿的虫儿,状似静谧的海面上漂浮了一叶小舟,承载着伤痕累累的旅人。

紧了紧身上的破袄子,穆玄英躲在草垛后头,狠咬了一口王婆婆刚给的,据说是只有今天才会做的一种没馅的小馍馍,三口两口塞进嘴里,把腮帮子撑得鼓鼓的才抬起胳膊蹭了蹭打湿的脸颊,也不管碎渣掉了一地。

今天又被同村的几个小孩欺负了,他们往他身上扔石头,还抢走了他一直保管得好好的布娃娃,最后丢给他一句“野孩子”。跌倒在地的穆玄英紧抿着唇攥住地上的草,泥土陷进他的指甲缝。

中元节本该是祭先拜祖的日子,可害苦了他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甚至没人告诉他爹娘是谁。

一个馍馍根本不够吃嘛,穆玄英舔了舔手上少得可怜的油渍,抬头望天。

头顶的月亮真大真圆啊..看着怪饿的。他愣愣地望着那轮明月外围缠绕的云,就忘了嚼嘴里的东西。

忽然间视线就被罩进了一片漆黑,穆玄英吓了一大跳,狼狈地将蒙在头上的脏兮兮的大斗篷扯下来,警惕地往四周望却一个人都没找着,正要站起身来却顿觉头顶一痛。

他被人拽着马尾不得已裹紧了身上的斗篷,接着抬头,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面对着趴在草垛上的人哀求到:“能不能放手啊小雨?”

莫雨不发一言地从上面俯视他,很快便寻到他脸上蹭破皮的那处,一手覆上去,然后使劲扯了扯他的脸蛋。

“嘶..”穆玄英痛得倒吸一口冷气,眼泪挂在眼角摇摇欲坠,皱皱眉头之后却笑开了。

“笑什么?”说话间莫雨从草垛上一跃而下,铺了一层稻草坐到他旁边,又将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堵到他嘴边。

穆玄英不接话,也不咬他手里的包子,只是跟他大眼瞪着小眼。

莫雨服输,拿回来一口咬了一半去,再把剩的那一半硬塞到他手上。

也不问这包子哪里来的就狼吞虎咽地吃完,他的小雨哥哥总有办法的。思及此处,穆玄英偷偷瞄了旁边人一眼,发现莫雨一直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霎时红了一张脸,不过这么暗估摸着对面也看不真切。

“毛毛,”莫雨伸手拂过穆玄英额前的刘海,露出眼睛,顺道摘下挂在他发间的蓬草,注视着那双明眸里印着的月辉问到,“你知不知道这中元是要放灯的?”

穆玄英眨了眨眼答应:“知道。”

真是稀奇了,这小家伙居然知道。

咽下最后一口,穆玄英才又慢悠悠地开口:“起风时看几户人牵着娃娃来河边放来着,那些玩意都是有钱人家用来..”

“想不想放?”莫雨打断他的自暴自弃,重新开了个话头。

“当然。”

“等着。”对方撂下这句话就跑了,穆玄英一怔,一个转身绕过草垛人已经没了影子。

这时候风还在刮,天上几片厚厚的黑云将月亮遮了一半去,若离若现,头顶连一颗星都没有,周围就这么暗了下来,他一时间有点慌。

幸亏莫雨回来得快,他手里已经抓了半截蜡烛跟一个石块,快走到穆玄英跟前的时候却步子一转朝着旁边池塘去了。穆玄英好奇心大作,连忙跟过去瞧。

面前的塘里有一片残荷,被昨夜的雨打得枝零飘落,几乎是失去了所有取悦的颜色。那荷叶凋的七零八落了,以枯萎的姿势倒伏在池塘里。

莫雨瞅准了一朵迟开的荷花,蹲着慢慢往前挪,胳膊一伸就揪了来,又把刚刚握在手里捂热了的打火石一掰两半,蹭燃了蜡烛,顿时面前就是温暖一片。

跳动的火苗在黑暗中闪了几下,莫雨护着火将蜡烛傾了个角度悬在荷蕊上方,蜡油就像一串断线的珠子掉了下来,砸在上面腾起一缕青烟。

从指缝里渗出的明明灭灭的烛光衬着莫雨的脸更加模糊了,穆玄英在一边看着,忍不住弯下腰来确认那人的存在。

莫雨将蜡烛稳稳粘在荷蕊上又理了理旁边的花瓣,抬起头冲穆玄英笑:“好了。”鼻尖正好擦过他的脸颊。

太近了,近得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声。耳边的风夹杂着蟋蟀一高一低的和声明明可以盖过,可他就是听到了。

“小雨哥哥好厉害,”穆玄英后退一步,忸怩了片刻又把手搭在莫雨肩上,“那..把这灯扔水里看看?”

莫雨顺着他的意,将那简陋的荷灯小心地置于水面,伸手进泛着微微凉意的水中,顺流一推,去意徊徨中的荷灯,便款款游进了河里,逐那秋波去了。

微风簇浪,灯光便闪烁一下摇曳一回,让人心上止不住也纠结一下,直到河灯随那汩汩的清波,渐渐地远了,远了,心也似乎让那烛光牵去了。

“许个愿吧,毛毛。”

“嗯。”穆玄英听话地合掌闭目。放这玩意许愿还是第一回,他不由得有些兴奋。

莫雨看他面色虔诚的样子,便也望着那盏远去的流光轻轻闭上眼睛。

似是约好的一样,再睁眼,天上的乌云已经散去,一轮皓月挂天心,在北极紫薇星和西南天狼星光辉的庇护下将整片村落笼罩在空明的月晕里,月光透明如薄纱,朦朦胧胧倒映在水面上,让四周荧荧点点的繁星都失了颜色。

穆玄英愣愣地望着,忽的就想到他的爹娘。他们尚在人世么?若是在的话,许是也像他一样,在这世上的某一个角落,望着月亮出神呢。

莫雨靠近去牵起了他的手,帮他拭走潸然沾湿衣襟的眼泪,笑他:“傻毛毛,又哭了。”

小月说过,虔诚地放过一回河灯的两人,下辈子还会在茫茫人海中,再次邂逅。

穆玄英当时只是笑笑,现下想起,两手紧紧反握住莫雨的手,抽着鼻子问他:“小雨哥哥,万一以后我把你弄丢了怎么办?”

莫雨一指天边:“那时,你就跟着那天轴上的北极星走,定能寻到我的。”

夜风悄悄袭来,划破月光,卷起他的衣角。白驹过隙,转瞬十载。

南屏山,天磊墓前,穆玄英茕然而立,将一碗喝了一半的陈酿青酒挥洒在脚边泥土里,借月色看着碑上的铭文兀自说起话来:“爹,你孑然一身躺在这里,世事纷争都撒手不管了,倒也清闲。”

叹了口气,接着道:“所谓还魂之日,我自是不信那些,不过你若真能听到,也帮我给娘带个话,就说谢渊叔叔待我不薄,你们大可放心。”

他跪下来用衣摆掸了掸祭台上的灰尘,再磕了几个头,直起身子望着天上的繁星璀璨,蹙起眉梢:“爹,怕是不能陪你了,我曾与故人有过约定..”

然后他缄默。

转身的那一刻,当对上那双熟悉的眼眸时,他几乎以为这一辈子都过去了,这一次,他看的分明,因为那里映着星辰。

莫雨身后,北极星下,清波之上,已是河灯荧荧,流光点点,在夜风之中,那灯光摇摇曳曳闪闪烁烁,连成一片汉河星海。

据说两个人只要虔诚地放一回河灯,还会在茫茫人海中,再次邂逅,因为他们手中各举了一盏明灯。

望穿秋水,不枉此生。

-END-

遗言:我知道有很多BUG!!文力不够编不下去了_(:3其实就想写一个动(zhuang)手(13)技能满点的少爷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