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原创】【台风拟人】融合

〈bgm:心拍数#0822-染香〉

正文

滔天的海浪翻涌啸叫着吞没了那只船,假装它不曾存在过。

灾难在一夜间席卷了整片沿海地区,钢筋水泥构筑起的城市也轻易被狂风劫掠至只剩一片钢筋水泥,在海边,不幸的人们被似乎是空降的热带风暴刮了个措手不及,在混乱中逃亡,在混乱中尖叫,在混乱中丧生。天黑得压抑。

果然,第二天“毁灭性”“布拉万”“超强台风”“死伤人数”这些tag就充斥了各大报纸的头版。

人类好脆弱,布拉万俯瞰着那个紧紧抱住葬身大海的丈夫遗物哽咽的老妇人,面无表情。

他的认知里,对于赖以生存的东西,就该自觉承受它所带来的一切。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践踏着那些濒死颤抖着的生灵。

也许不是出于什么目的,立场这种事情他自己也说不清。当他以热带风暴的姿态诞生于赤道边缘的时候,就被赋予了破坏的使命。

将所到之地破坏殆尽之后,作为台风的生命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不过上边那个卫星想要传达给人类的其中一个讯息稍微引起了布拉万的注意,他自作主张地伸手拦截下来。

“双台风”是个什么概念?

是说有个哥们要来抢我地盘了?

有点意思。布拉万完全没有考虑过陆上那些小家伙的感受就自动反客为主,风力收小气压开大,舔舔下唇准备着亲自迎接新来的家伙。

敏感度max的媒体马上开始大肆报道“0015号台风预计x日内消散请各大城市做好善后工作”。

布拉万在空中看着笑得停不下来,过两天有你们好受的。

“什么啊..也没人告诉我那新来的是个弱鸡啊。”布拉万皱皱眉头,朝那个卫星竖了中指自言自语到。

那个叫天秤的少年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布拉万,眨着一双宝石那般璀璨的明黄色眼睛,笑起来很好看。

“你好,”像是怕惊扰到原本就在这个地方的他一样,天秤很有自觉地坐在了稍微远一点的地方踢踏着海里的浪花,“我是那些人口中的14号。”

对方谦和的态度反倒让布拉万不好意思起来,心不在焉地打了个招呼,就忙自己的去了。

没杀伤力的家伙,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啊?他并没有说出来。

看人类的流离失所,日复一日的死循环,布拉万乐在其中,同时天秤只是安静地伫立在一旁,偶尔掀起的风浪击沉了一个海上油井,拍翻了几艘来不及回港的渔船。

看样子似乎并没有合作或者敌对的意思。

在这片土地上肆虐几天后,布拉万终于百无聊赖拈起一个路牌叼在嘴里,跟他搭起了话:“天秤,你觉得几个我加起来才能毁灭他们的文明?

“怎么可能,你的脑子进了海水小姐吗。”天秤笑到,半长的金发便随着他的笑声在空中散成一片碎金,“文明哪里是说消失就能消失的?”

“再者说,之前这些生物经历了多少我们这样的灾祸?除非你把他们沉入海底,像那史前的大西洲一样。”他倚在海岸线上,漫不经心地看着脚底下那片陆地,高涨的洪水中救生员拉着绳子拼命拽住了一个小婴儿,“你得承认,他们的痕迹已经烙印在这地球上了。”

然后布拉万沉默,他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朝鲜半岛,认真地思考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他收敛了原先的锋芒,挥手降下最后一场暴风雨。

“天秤,过来,”他目视着前方,毫不掩饰地要求到,“让我抱一下。”

“嗯?”

“……我是说,我觉得我就像那些人说的一样,快要消散了。”他面对东升的旭日张开手指,握紧了空气。

天秤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然后他垂下眼睫,暗自收紧拳头,降下自己一直维持在东海风眼的那支海龙卷,任凭浑浊的水幕模糊了他的视线。

用了近一个小时向西偏移了十公里,如他所愿他朝布拉万伸出手:“我们一起。”

他看见他明黄色的眼中没有一丝波澜,平静得像冰封的湖面。

布拉万笑着将他扯进怀里,揉乱了他的一头金发。









“本年度第14及15号台风减弱为低压区,中央气象台已对其停止编号。”

-END-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