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剑三】【莫毛】One-way Street

第十章

看见谢渊就要倒地上了,穆玄英吓了一大跳赶紧挣开莫雨过去扶人,晃晃悠悠把人掺到沙发上,莫雨就站旁边看着,也不过去帮忙。

其实把谢叔叔气成这样的穆玄英挺良心不安的,但他实在不愿意瞒着他爸,虽然他知道要是现在给他一把枪自己肯定已经被毙了。

谢渊坐在沙发上,一把挥开穆玄英的手,也不说话,板着张脸正襟危坐着。

被人不给面子地撵了,穆玄英也不敢坐,正了正型站在那听候发落,再看莫雨,居然是一脸嘲讽的样子,他立马把人拽过来小声叫人站好。

等了一会不见谢渊出声,穆玄英就壮着胆子喊了声:“爸..”

谢渊一巴掌,拍在沙发上:“你个逆子还敢喊我爸!”

穆玄英怯怯地说:“您在电话里让我喊的啊,谢叔叔。”

谢渊目光如炬,面色铁青地瞪着儿子,过了半天没头没尾地吐出几个字:“跟我回家。”

“为什么?”这是穆玄英。

“不行!”这是莫雨。

“我要带我儿子走关你小子什么事。”谢渊终于瞅对了集火对象。

“你儿子已经跟我睡过了,不能给你带走。”莫雨呛着谢渊,眼睛却盯着穆玄英。

“你!”谢渊的神经系统受到了冲击,又转头瞪儿子,“玄英!你都跟他做啥了!”

“没,”穆玄英摆摆手,故意跳过了细节,“只是因为床不够所以挤在一起睡而已,嗯。”说完还自我肯定一下。

谢渊是了解儿子的性子,从小撒谎脸红,看他这么肯定,多半是真的了。

“那他也得跟我走,他是我儿子,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谢渊开始搬身份示威了。

“带他走又能怎么样?我告诉你,不管你们躲到世界上哪个角落我都能把他带回来。”

“他不可能躲我一辈子。”

穆玄英眼睛闪着光看着莫雨难得正经一回,还是有点小感动:“莫雨哥哥..”

“咳咳!”谢渊赶紧咳嗽破坏掉奇怪的气氛,然后抱着破罐破摔的心态直接屏蔽莫雨,拽着穆玄英就要到书房洗脑做思想工作。

莫雨眼疾手快拦下来,大义凛然道:“别拽他,我跟你谈谈人生理想。”

谢渊没辙了,开嘴炮跟莫雨对轰之前还得对穆玄英放句狠话:“臭小子在外边好好等着不许偷听。”

穆玄英有些担忧地看着莫雨,偷偷给人使了个眼色想叫人留条门缝好对口供,结果莫雨不解风情地冲他一笑做了个信雨哥得永生的手势,就砰地一声关了书房门。

“……”

穆玄英抱着脑袋坐在外边沙发上等死。

莫雨跟谢渊面对面坐着,一言未发,一股火药味就升起来了,世界大战之前的寂静。

谢渊沉不住气,先开口给他讲了一堆人生哲○理,滔滔不绝, 从莫雨小时候的种种表现说起说到他在自己长辈面前的乖张行径以致他在穆玄英面前颜面尽失今后将无立椎之地的悲苦;从莫雨拐带他的爱子的丧心病狂的行为说到将一代朝气蓬勃的大学生红旗下的好苗子带上歧途的无耻以及品德缺失,旁征博引,溯古及今,充分显示了自身的端方人品论证了莫雨的混帐程度。

莫雨翘着个二郎腿靠在对面转椅上,挖挖耳朵,发现谢渊的长篇大论已经发表完了便把飘到十万八千里外的思绪拽回来,啥都不争辩,当然他啥也没听所以也没办法反驳,就干脆单刀直入,直戳要害:“装什么正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王遗风那点事?”

虽然一点兴趣都没,但公司里传得那么开生怕外人不知道似的,那些闲着蛋疼的好事者,一干完工作就抓紧时间八一八关于老板的各种小道消息,自是少不了桃色新闻的。

一开始莫雨在公司那些人嘴里听到谢渊的名字,还以为他俩只是死对头,两只老狐狸碰头不是互黑就是掐架的,后来才渐渐发现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不过莫雨也不是特别了解,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没想到就戳中了谢局长的软肋,看见谢渊听见王遗风的名字就是一僵,脸色忽明忽暗的,他在心里也就猜了个七八分,没想到以前无意间积累的小道消息也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王遗风是你什么人?”谢渊表情凝重。

“顶头上司。”莫雨说得云淡风轻。

“哼,那些陈年旧事有什么好翻出来再提的。”再开口气势明显弱了下去。

一一就是老伤疤才再给你揭开还得撒层盐!

穆玄英听见书房门打开的声音,神经瞬间紧绷起来,抬头直勾勾盯着先摔门出来的谢渊,察言观色,还好,不是面色苍白横着出来的。遂站起来倒了杯茶,递过去:“爸,喝茶。”

谢渊冷哼,不领他的孝心:“以后别叫我爸了,我没有你这样跟个男人鬼混的儿子。”

诶?听这话像是同意了?!

穆玄英不知道该惊讶还是奇怪,偷偷瞄一眼后出来的莫雨,莫雨朝他比了个耶,穆玄英赶紧给他竖了大拇指。

谢渊开门就要走,什么照顾的话也不交代更没说要去哪,整得穆玄英一头雾水:“爸..谢叔叔不再留一晚?您这走了晚上住哪啊?”

“不用你给操心。”谢渊甩上门。

“诶等等,”穆玄英打开门朝着楼道里喊,也不知道谢渊听不听得见又或者听不听,“您在外边晒那么久也喝点水啊!”

莫雨踱步过去,牵住穆玄英的手:“不用管,他暂时不会再来扰我们清闲了。”

“这是我爸!”似乎是觉得莫雨的态度太不端正了,穆玄英甩开他的手,强调到。

“别担心,你爸那人亏待谁也不会亏待他自己,他现在肯定找王遗风去了。”莫雨从后边抱住他的腰,顺势用一侧肩膀磕上门,敷衍道,“还有白天被打断的事..我们继续?”

穆玄英还没问清楚,就被莫雨抵在门背后一阵啃,只能怨愤地张着一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瞪人,回报他的当然只能是狂风暴雨般落下的吻,他下意识就伸手推。

本来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动作,但由于今天的事对莫雨多少有点触动,以前穆玄英跟他都只是暧昧,基本是被动接受型的,都没看见他对两人的关系有所表示,让他摸不清人心里到底怎么想,可是上午谢渊一个电话穆玄英居然直接承认两人的关系了,再加上后来又是一系列护家的举动。开心之余,莫雨更想亲耳听听他的态度。

他停下动作,稍稍松手让穆玄英喘口气。

穆玄英缺氧缺得昏昏沉沉,抬手蹭了蹭嘴唇低着头不看他:“怎、怎么了?”

莫雨就把他的下巴抬起来又收回手,两臂曲起撑在穆玄英脸边,神情认真地:“还记得半年前吗?当时是不是我表达得不够清楚?我觉得我一直没感受到你的回应,你是在犹豫还是羞于表达呢?”

“毛毛,你听好,这种矫情的话我只说一遍。”又轻轻啄了下他的嘴角,看着对方脸上浮起的红色,莫雨把他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心口,“这里,从六年前开始就只为你一个人跳着。我自知不是什么道德高尚的正人君子,但我想用我的一生,带你看过这世间百态,一起走到白头..因为我真的很爱你。”

即使这条单行道不会好走,也不能回头,我也不曾后悔。

穆玄英双手环上他的脖颈,主动将唇贴了上去:“我也一样。”

最后一个字被吞没在唇舌的纠缠和两人加重的呼吸声间。

-TBC-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