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剑三】【莫毛】One-way Street

第九章

毕竟还是阅历太少,这一晚上发生的事儿能让穆玄英的大脑短路个几天,虽然之前被这样跟那样对待过好几次他也不是毫无知觉,大概已经猜到点什么了,可莫雨这么直接还是第一回..

心好累啊,他索性啥都不想了,放空自己,然后..然后就睡着了,整个人蜷在莫雨的副驾驶座上。

莫雨将车开进车库停放好,腾出的手却不太想帮身旁的人解开缚在身上的安全带。

看着穆玄英毫无防备的安静睡颜,心里叫苦。

莫雨定了定心,俯身帮人解开了安全带。穆玄英没了安全带拽着,身子一歪撞在了旁边车窗上,看着莫雨一脸茫然地睁了睁满是水汽的眼睛,又..闭上了。

“……”

真恨不得现在就把人办了。

定了定神,按耐住浮躁的心情,莫雨下车打开副驾驶的门,穆玄英就倒栽到他背上了,无奈只能背起人一脚踹上了车门。

直到穆玄英感觉自己掉在一个什么地方还弹了几下,他才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哦..沙发啊。

莫雨简单包扎了伤口从主卧出来,把睡衣丢到他身上:“自己洗还是我给你洗?”

看人还是不怎么清醒的样子,莫雨只好拉着他刷牙洗脸换衣服,最后给人盖上被子。

在穆玄英的额头上宣誓般庄严地印下一吻,他才算是功德圆满地去和小伙伴愉快玩耍了。

真不是人干事,莫雨边撸边想【删】。

不过他觉得这事还是得慢慢来,温水煮青蛙。到手的还能跑了不成?

也亏得自己定力过人。







第二天是周末,穆玄英却是猛然从梦中惊醒,衣服都没换就缠着莫雨要人送他去学校。

莫雨第一回被穆玄英叫起来的,吓得不轻以为出什么事了,只见穆玄英正色道:“我要去图书馆。”

莫雨沉思一会,伸手从对方的脸蛋蹭上去撩起刘海最后停在额头。

“体温正常的毛毛同学,要是今天再被关,我可不救你了,不过你可以打电话给我,”他顿了顿,“排(dian)遣(hua)寂(pl)寞(ay)。”

“什么跟什么啊!莫雨哥哥,你忘了你昨天把门砸了?”

“小事儿,我赔得起。”莫雨摆出一张总裁脸。

“赔钱只是一方面,我还要把那钥匙还给人家老大爷啊,万一那是他家门钥匙怎么办?”

莫雨扯着他的脸:“说你傻你还真不聪明啊,要是他家钥匙你昨晚上还用被关那么久么?”

“对哦,”穆玄英瞪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表情特别无辜,“那你睡吧。”

得,甭睡了。






莫雨这边,摊牌之后呢,就像传动带上错位的齿轮被掰回了正轨一样,之前莫雨碍于关系需要掂量半天的很多东西现在都一并解决了,他觉得很是轻松,小日子享受得相当滋润。

穆玄英这边,因为两人关系进展不少,平时腻歪一点,被莫雨不时地调戏两下,亲多了穆玄英也就理所应当地接受了,习惯下来他也会去试着回应,心里还是挺甜的,觉得就这样下去也不错。

有些东西就被大家心照不宣地确定下来了。

一转眼一年过去,同居生活的读条非常顺利,两人的工作学习都没出什么大的差错,玩浪漫莫雨也玩得起,前途简直一片光明。

直到有一天家父给穆玄英打电话了。

最重要的是当时俩人正在沙发上亲热,眼看着就要亲上了,家里电话突然卡着点大叫起来。

真是时候,莫雨看着红着脸去接电话的穆玄英的背影,心里一阵泛酸一一不是可以等会再按记录打回去吗?

“谢叔叔?”穆玄英一惊,通常老头子给他打电话都不会有什么好事。

莫雨本来就对谢渊没什么好感,从小。

可能因为是被收养的小孩,小时候的穆玄英可听话了,不讨吃不要穿不惹是生非,除了爱跟着邻居家比他年长五岁但还是个毛头小子的莫雨到处疯之外,就没啥别的娱乐活动了。

就这,谢渊还要BB半天,说啥被那小疯子带沟里了啊,不学好啊blabla的,简直把小子当闺女养。说得穆玄英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没法子只好拼命学习,弄了个年级第一,谢渊才没说什么由着他了。

但是看见他跟莫雨一块玩还是会把人拉回家。

所以莫雨从小就烦他,这回更是把NPC【谢渊】拉进了黑名单。

不知道谢渊在那头说了啥,莫雨听见穆玄英马上改口大声喊了“爸”,心想这老家伙不愧教育局高官,这点事情能计较半天,当年自己不在也是苦了毛毛了。

讲了半天之后,穆玄英终于松口气挂了电话直奔莫雨,莫雨还乐滋滋地想着继续,结果被人一句话打入冰窟。

“我爸要我赶紧找个女朋友。”

“……”莫雨太阳穴突突地跳,想直接神行去仇杀谢渊。

“我跟他说我有男朋友了,是小时候一块玩的那个邻居莫家儿子。”穆玄英说得真是一点不含糊。

一一What the fuck?!你这么诚实你亲爸亲妈知道吗?!!!

“..谢渊有没有背过气去?”莫雨面不改色直呼了谢局长的大名。

“没有,他说叫我别动马上飞过来找我。”

“看样子是气傻了,”莫雨站起身,“我们准备准备给老人家喊辆救护车吧,精神病院的。”

“别闹你,”穆玄英瘪瘪嘴,无意识地冲人撒着娇,“说正经的,你准备怎么办?”

“我认真的,我们收拾收拾东西撤吧,带上你的嫁妆还有..”

“总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穆玄英拉着他的衣角,“我们坦白从宽吧,再说我都答应他了。”

一一上回就说了,真不怕死。

莫雨表情严肃地考虑了几秒,蹲下身牵起穆玄英的手,气氛突然温馨起来,结果人脱口而出的话却是一点都不浪漫:“你坦白,我逃命,成吗?”

“……”穆玄英拍掉他的手。






谢渊简直要炸了,自听到穆玄英以那么平稳坦诚的语调说出那么高能的内容之后他的血压血糖血脂就一路飙升差点进了医院,到现在坐上飞机还没缓过来。

这小子一句话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不过毕竟是局长,见过大世面的人,谢渊内心万马奔腾脸上还是一派正气凛然,语气有些不稳地叫那欠收拾的小子等好,不对,是俩欠收拾的小子,挂完电话整个人一抽差点坐地上,后来扶着墙爬起来速度打电话订了机票,下午就坐上了飞往那个市的航班。

谢渊在机上踌躇满志,心里都想好了,见面先一人一个大嘴巴子再说。

不过愿望总是美好的,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下了飞机谢渊才想起来,这他妈穆玄英没告诉他地址啊!!啊?!!

太阴了,臭小子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似乎是有心灵感应,穆玄英这才刚刚想起来,诶嘿我好像忘了告诉谢叔叔我家在哪哦?

不过信号问题他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谢渊心高气傲不愿意再打电话给穆玄英问,这样显得特没谱,得丢老脸。一气之下就坐机场外边马路牙子上了,心想着我这么大人物过来看你一回你还不来接机?不可能!

结果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热得谢渊快崩溃了,刚准备掏手机大骂你个狗娘养的不是你个白眼狼老子白养你了blabla,就感觉到一阵风然后头顶上多了片云,一抬头发现一辆黑色捷豹停在自己面前。

驾驶座的人降下车窗,单刀直入地就说了:“上车,你儿子在家收拾屋子准备着迎接你来不了。”

谢渊登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不过这人有点眼熟估计是穆玄英的朋友之类的,不认识也不好责怪人家,便非常有素质地跟人道了谢上了车。

到了地方那人把他送上楼看样子还没有要走的意思,谢渊就不高兴了,别人家事你个外人掺和啥?还想抓人把柄啊?正准备撵人,却看到那人走过去非常自然地搂住了穆玄英的腰,这才反应过来,这他妈是莫家的小疯子啊!!!!就说咋那么眼熟..刚刚还跟一个拐我儿子走的东西道了谢??!!?

最重要的是这俩人已经背着自己同居了啊???!!

谢渊眼前一黑。

-TBC-












评论(9)

热度(34)

  1. 断章半颗冰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