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剑三】【莫毛】One-way Street

第八章

时钟的指针扫过一个正圆,图书馆里的古老挂钟敲了整整十二下,每一下都敲在穆玄英心口上。

他把头埋在膝盖里,四周死一般的寂静。

人在黑暗的地方总是会习惯性想一些可怕的东西,穆玄英也是,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所以他就想起昨天晚上的恐怖片了,那时候被人抱着,身后有个依靠就觉得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可现在他是一个人。

即使知道电影里都是假的,还是会怕啊。

手机响起的短信提示音在安静且空阔的图书馆里显得格外突兀,吓得穆玄英头皮一阵发麻。

莫雨:气消了就赶紧回家。

又是这种口气。

穆玄英一点也不想回短信,有点失望地垂下头,睫毛轻轻颤抖,什么东西在眼眶里打转。

大不了在这过一夜。






莫雨发完短信还是不大放心,重新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对方过了半天才接,接起来也不出声,电话那头非常安静,仔细听可以听到那人的呼吸。

“毛毛?”莫雨迟疑着喊到。

“嗯..”只是一个气音,但明显可以听出穆玄英呼吸的紊乱,带着点颤音。

“你在哪?”莫雨的声音很急切带着不确定,跟以前的冷静截然不同。

穆玄英愣了一下,内心所有的情感瞬间崩塌,眼睛眨了两下,眼泪就从支撑不住的睫毛上滚落下来。

“莫雨哥..我被锁在学校图书馆,出不去了。”

莫雨突然觉得自己真是混蛋,换了只手把手机贴在耳朵旁边:“别挂电话,我马上到。”

“好。”

接着穆玄英听到莫雨那边传来很重的关门声还有汽车发动的声音。

一路上莫雨都没法专心开车,时时刻刻注意着电话那头的动静。

许久听不到莫雨的声音,穆玄英有点慌,声音发抖地喊了一声:“莫雨哥哥..”

“别害怕,”莫雨一手握着方向盘,什么都没有问地柔声安慰着,“你就听着我的声音,想象一下我在你身边。”

“那更可怕。”穆玄英抹了抹眼睛,笑。

“亏你笑得出来,”莫雨将车停在正门口,拔了钥匙,在车后备箱里翻了一阵,“你们图书馆在哪啊?”

“从正门进了之后右转,在礼堂后面。”穆玄英抽抽鼻子。

“你在哭吗?”莫雨的脚步顿了顿。

“没有!”说完这话的穆玄英却忍不住抽噎了一声。

“果然还是小时候的那个哭包毛毛。”直接忽视了对方的狡辩,莫雨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向对方所指的那个方向跑去。

“别哭了。”

“你不是还说自己已经成年了是个男子汉了吗?”

莫雨一直跟他说着话,直到来到图书馆门前。门的那头蜷缩着一个小小的背影,在整片黑暗的笼罩下显得瘦削单薄,仿佛被一道门就此分割在另一个世界,让他心里一慌,几乎是喊着说出来:

“穆玄英,你转身。”

穆玄英有一刻的怔忪,转过脸就看到那个人站在路灯下,影子被光线无限拉长,恍惚间仿佛已经分离百年,刚刚擦干的眼泪马上又决堤,浸湿之前的泪痕,先后从两颊落下。

莫雨看见穆玄英跪在地上,一副精神衰弱的小动物模样,一阵心疼,嘴唇发抖地对着手机里说:“退后,退远一点。”

抓着门边站起身,穆玄英听话地乖乖往后退了几步,靠在后面贴了白色瓷砖的柱子,却不知道莫雨要做什么。

紧接着就看到那人来到门前,抬起反握着一把扳手的右臂,突然猛地砸了下去。

“哐”的一声巨响伴随着玻璃碎掉的声音,莫雨握紧扳手再一扭转,“咔”的一声门上出现几道巨大的裂痕一直弯弯曲曲延伸到角落,那缝隙很快便承受不住高处的压力,大块玻璃摇摇欲坠。莫雨后退一步,看着眼前大片的玻璃噼里啪啦地砸落下来撞击在地面瓷砖上,碎成的玻璃渣飞得到处都是,突然觉得很是解气。

眼前没了阻碍,莫雨抬头直直对上穆玄英在对面投过来的目光,眼中满是炽热。

长久的对视后,他朝那人伸出了手。

穆玄英一步一顿迈着僵硬的步伐走过来,犹豫了一下搭上那只朝他伸出的手,下一秒便被大力地揉进一个宽厚的怀抱。

只张开嘴深呼吸了几口,他便安心地放松全身陷进那个让他感到温暖的人的怀里,趴在人身上偷偷嗅着属于他的味道。

“对不起,”莫雨颤声说,“我来晚了。”

穆玄英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挣扎几下推开他,撑在人的两条胳膊上故作生气道:“你还知道啊。”

一一为什么不按剧本来?!!【删】莫雨被噎得没话说。

“可是你知道吗,之前没有一个人愿意帮我,”穆玄英的神情突然变得有点消沉,他抬头望了望天上的星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消极,顿了顿,接着说到,“最后还要等你找来这里。”

莫雨大约听出点意思来了,一定是那些自私的人在毛毛最脆弱的时候抛弃了他中伤了他,他暗暗握紧了拳,刚刚不小心被玻璃割伤的地方渗出血来。

“我一直觉得我已经是个可以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了,可以尽量为别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可是当我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我..”穆玄英的情绪有点激动,“我难道做得还不够好吗?我还要怎么..”他低了低头,咬着牙,能听他倾吐心声的人就在眼前,他却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不,你做得够了,”莫雨将手放在对方的发顶,顺了顺他的头发,“傻毛毛,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并不是所有事都能尽人意,付出与回报不一定是对等的。那些人不值得你对他们好。”

穆玄英揉了揉眼睛抬起头,朝莫雨挤出一个治愈的笑容:“嗯,我知道了,我没事的莫雨哥哥。”

发红的眼圈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啊。

“毛毛..”莫雨叹了口气后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将路灯的光线挡在身后,俯视着阴影中穆玄英颤动着的睫毛,“你早上不是想问我的态度吗?现在我告诉你。”

突然的接近和对方话里的内容让穆玄英呼吸一滞,掩饰着内心的慌乱,他想逃:“不对现在几点了是不是应该..唔..”

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莫雨狠狠堵住了嘴,对方一只手勒紧他的腰,另一只手按着他的后脑不断舔吻啃噬那两片薄唇,带着侵略性地逼迫其充血变得殷红,而且这还不够..天啦不要伸舌头!!

“嗯..”穆玄英喘不过气,刚刚张开嘴妄图获得一点新鲜空气就被莫雨趁虚而入,一阵翻搅,扫过他口腔内的每一片敏感地带最后带着他的舌一起纠缠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起强○就变成了合○【删】。

几乎夺走对方肺中所有的氧气后莫雨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他,一缕银丝牵扯在两人的唇间,莫雨舌头一卷带入了口中,然后便好整以暇地欣赏着对方涨红了脸眼中带着明显情动的水光,还一副被占了便宜的小媳妇样。

穆玄英被这一吻亲得有点昏头转向,调整了半天呼吸才回过神来,使劲揉了揉发红的眼角,仿佛很有理由地质问对方到:“你的解释是不是有点没诚意啊?”嗯,起码气势上不能输!

莫雨看着对方鼓着的脸笑出声来,马上又换了认真的表情抵上他的额头:“那好,既然毛毛一定要个解释..第一回对你起这种心思是十二年前,没有付诸行动,后来我后悔了,但是今天,我得逞了哦?”

“十二年前?!那时候我才..”意识到什么的穆玄英心情微妙且复杂,“恋童癖吗你..”

莫雨挑了挑嘴角,又抬手揉乱了他的头发:“我猜也是。”

穆玄英见状扑过去就要扯他的头发,整个人扒在莫雨身上像块黏皮糖一样,似乎回到了打打闹闹的小时候,却在嬉闹中突然发现对方胳膊上干涸的血迹。

“等等..”穆玄英赶紧趁对方把手缩到背后之前抓了过来,一眼就看见一道很深的口子,伤口处竟是血肉模糊,“我刚刚碰到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小伤而已,包扎一下就好。”莫雨冲着他宠溺地笑笑,“我们回家吧。”

-TBC-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