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剑三】【莫毛】One-way Street

第五章

穆玄英是在原来那家宾馆醒来的,脑袋有点痛,发现窗外天已经大亮了,一转头就看到莫雨刚进门放下手里的东西。

昨天晚上的事情都记不太清了,幸好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不是什么陌生的人..

所以就非常开心地喊了“莫雨哥哥”,却没有得到想象之中的回答。

今天的莫雨周围气压有点低,看到穆玄英醒过来,摆着一张冰山脸盯了他一会表情也没太大变化,只把刚刚放到桌上的东西拎了过来放到正低头琢磨着“我是不是做错了啥”的穆玄英面前:“吃吧,你爱吃的。”

穆玄英昨晚上没什么吃过东西的印象,也是饿坏了,看到吃的本来还带点起床气的脸马上神采奕奕起来。

拆开塑料袋,一股食物的鲜味就顺着空气飘进鼻子里,穆玄英嗅了嗅立马觉察出是肉的味道,拆开方便筷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一次性饭盒。

灌汤包!赞!

于是什么想不通的都直接抛到脑后,穆玄英开心地接受了这顿最后的【删】早餐。

咬了一口,刚把汤汁吸进去穆玄英忽然抬头:“莫雨哥哥你不吃么?”然后两三口把嘴边上的包子塞进去之后,又重新夹了一个递给莫雨。

“你吃吧,我吃过了。”

“哦……”

很快一整盒包子就被穆玄英一个人干掉了,他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油,下床把空饭盒放在桌上,这才后知后觉地抬头:“对了莫雨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啊?我记得你昨天不是说回x市..”

“我走了你就跟人学喝酒?”没说完的话被莫雨堵了回去,他一个箭步上前把穆玄英顶到墙上单手扳着对方的头,眉头紧皱着以不容抗拒的口气质问到,“谁教你喝酒的,啊?”

说吧臭小子。

穆玄英被阴影笼罩在墙角,被这种陌生的压迫感吓得一愣:“啊?”

谁谁谁谁教我喝酒了?我昨晚上喝酒了?

看着莫雨内容复杂的眼睛穆玄英整个人都懵了啥都想不起来。

“谁、谁教..喝酒,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啊。”

莫雨等着他解释完。

“那个啥,我记着昨晚上绊一跤掉游泳池里的来着,是不是因为这个..”

“好好走路你为什么会绊一跤?在这之前你都干啥了?”

“大概就像你说的..喝酒了吧。”

“大概?”莫雨无奈,掏出手机在屏幕上划拉几下,举到穆玄英面前:“自己看吧,小月的短信。”






其实陈月昨天看见穆玄英被灌酒之后是想直接去揍那个穿黄衣服的醉鬼的,结果刚跨出几步就被身子一歪掉进泳池的穆玄英给吓傻了,心说不争气的熊孩子,然后十分豪迈地跳下去把人扛了上来,稍微摁了几下发现人家没喝多少水进去。

这下玩也玩不成了,她只好在同学们十分忧虑的目光护送下扶着穆玄英离开会场把人暂时寄存到了一个附近的朋友家里,然后在他身上翻出幸好没进水的手机。

最近联系人正好是莫雨,她就用穆玄英的手机给莫雨发了短信大概交待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和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了地址叫莫雨“来接人吧我不知道你们住哪”。

莫雨一收到短信就火大,这小子还敢喝酒?收拾收拾就把行李一装开车上了高速,赶夜车跑了半个晚上一点都没敢休息,还是两点多才把人接到。

他可是记得当时陈月一脸恨铁不成钢交待后事一般地跟他说毛毛这什么酒量啊你以后得多培养培养。






穆玄英好像隐约记得当时有个人离自己特别近身上酒味特别难闻烦成狗了他就勉为其难喝了一口,然后就..也太弱了?

“可能确实是这样,不过我不记得了,而且那人我也不认识。幸好有小月在啊当时。”

“我昨天开五个多小时夜车赶到这来可不是来听你说‘我不记得了’的。”

穆玄英却抓错重点地回答到:“开夜车很危险诶莫雨哥哥!而且你..一晚上没睡吗?很累了吧以后别再..”

“那我是不是应该全部从你身上讨回来呢?”莫雨把手机揣回裤兜里,抬眼继续施行威压。

“嗯?”穆玄英突然睁大了眼睛一副真诚的表情,“要是我做什么可以报答莫雨哥哥的话..”

莫雨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吐出,然后放开了他:

“真不怕死。”

之后两人就退房一起搬进出租屋了。不过穆玄英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一起站在宾馆服务台前只交出一张房卡的时候,大堂经理的眼神突然变得那么微妙。

眼睛进沙子了吧。





没功课的暑假总是显得格外短,莫雨到新的地方就职几天后,总闲在家里的穆玄英也去大学报了到。

有点期待,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

-TBC-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