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原创】两个理科男的性○福生活

高中狗的Vet只是抱着期末两科挂得真他妈爽的心态进了那个补习班。

两位老师都是本地人,男大学生,大概是为了毕业前筹备一下找工作的本钱,合办了这么一个补课班,在一个一楼,带院子的出租屋授课。差不多也就相当于他们家了吧。

上了几天课之后就觉得,尼玛这俩人之间氛围不太对劲啊!?

有一回数学和物理课(一个人教),上课上到一半,外面突然下起了雨。

夏天嘛,雨就是那种要么一点不下,要么玩命地下。噼里啪啦的声音一下子就盖过了前面讲课的声音。

前面的那位,理科男陈xx,起个名字,陈四吧。估计本来是想着:跟老子比嗓门?哼,晚八百年! 然后超大声地开始讲这道题啊!你应该这么这么然后那么那么!!

真是给Vet吓得不轻,想了想刚弱弱地举起手准备提出我们可以等这阵下完了再讲老师你要不要来片金嗓子..然后就看见陈四露出一个非常呆萌的表情在那僵了一下不知道想了啥,飞也似的奔进了里屋,撂下三个学生就跑了。

心说我靠我就举个手你也不用给这么大反应啊。

一转眼就看到陈四拽着另外一个,叫他张三吧,冲出屋外,冲进雨里。

Vet方才反应过来,哦,抢救衣服去了吧。

可是陈四你身高没问题吗?

撑死不过一米七啊!

然后就看到院子里陈四伸手半天够不着架子上晾的一个衣角,愤怒地抹了把脸上的水,看那架势像是要爬上去。

一一小伙子,你拉个人出来是当摆设吗?

要不怎么说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为零。【并不

所以旁边一米八的张三看不下去了,一伸手把小个子拽下来箍住不让他动弹,再伸另一只手把衣服捞了下来。

然后两个湿淋淋的大男人就在一种微妙的【你不问我也不解释】的氛围中进阳台把衣服晾好,直接进了里屋。

之后呢?

之后Vet就看到,换了一身衣服的张三出来给我们上化学课,陈四的那道题始终没能讲完。

因为最近有片云老呆在本地上空,迟迟不散,所以Vet见证了不止一次这种温馨微妙的收○衣○服的日常。

#兴许还得感谢那几场雨#



第二回觉得氛围微妙还是在陈四的课上,那天他们家里的打印机坏了,准确说是几天前就坏了,没法打卷子出来折磨他们三个学生,俩人一直挺郁闷的一一老师的本○性。

所以陈四在讲课的时候呢,张三就一直在旁边鼓捣那个打印机,还不时地冲Vet他们发牢骚:“诶我去这咋就不支持word呢blabla..xp是个什么鬼啊..”

直到陈四对他做了个go away的手势他才噤了声。

然后大家开始在陈四的布置下做题,张三这才松口气又开始烦他:“喂,帮我拿叠纸过来呗。”

陈四还是非常听话地过去拿了,但因为桌子的阻挡,中间还施展了一个小轻功【删】跳过去的,Vet差点没忍住笑。

张三倒是不怕死地在那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被打了。

然后张三doge般神烦地站起来以身高优势将陈四笼罩在一片阴影里,缓缓地伸出手..

弹了他一个脑瓜蹦。

Vet看见陈四脸都红了,但可能碍于旁边还有三个人,动作一慢就让张三窜进里屋里去了。

只好搓搓脸接着讲课。

#真的不是在秀恩爱吗#



然后就是今天,张三通知大家,明天考试。

Vet立马站起来:“我要请假。”Vet对考试的厌恶程度差不多就是曾经考前不止一次想过找辆车撞自己撞到不死不残只住医院的那种,奈何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最后都因资金不足而破产。

然后下面对话就变成了这样一一

“不许请假。”

“我要请假。”

“不许请假。”

“我要怎么样才能请假?”

事实上这一出在陈四的课上已经上演过一遍了,但是陈四死活不同意,Vet好说歹说嘴皮磨破都不让请假。

所以只能来烦张三了。

接着张三发话了:“你挤出两滴眼泪来我就放你假。”

Vet内心激动死了这他妈还不好办吗!

说着趁课间睁着眼睛吹了十分钟电扇,终于,挤出,那么一滴,宝贵的,鳄鱼眼泪。

Vet宝贝一般把那滴眼泪蹭在草稿纸上递给张三说你看看看!

旁边俩人在那起哄说“救人一命啊老师”“老师季布的故事你造吗”

结果被以看蛇经病的眼神盯了一会之后,张三缓缓开口了:

“这个家不是我一个人作主。”

#FUCK#





-END-







其实。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