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魔禁】【垣一】等级限制

当他的视线从那个头戴花环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短发女生移向身后将嘴角咧到耳根的白发少年身上时,这场比赛就被不可避免地触发了。

自以为是地操纵着未元物质,夸张的六片白翼绽开出锋利的弧度,满弓之弦一般瞄准了貌似手无寸铁的对方的六个要害。

为什么要执着于这个人呢?大概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不过从一开始,他的眼中就只有这个,学园都市的第一位了。

面对这些,“恶党”的做法只是付之一笑:“来吧。”

这时候才刚刚意识到自己对他根本不了解。

他居然被将军了。

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一一至少进入昏迷状态之前是这么想的。







然而让人出乎意料的是,不多时他便醒来。

..不杀我吗?

他就那样微笑着,在那个人面前踩碎了那个女警备员的肋骨,使其狠狠戳进肺部,咯吱吱的声音穿透耳膜,听起来是那么悦耳。

“住、手、啊!!!!”

“我他妈听不到!”

伴随着精神崩碎伸展开的浑浊的黑翼,如同喷射出来一样。承载着足以击溃自我的愤怒,瞬间展开几十米,扫平马路,削掉楼房的外墙。

终于认真起来了啊,“恶党”。

他战栗着支起已经满是血污残破不堪的肢体,迎接那点微弱的,伸向自己的光明。

仿佛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属于和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在空中发生膨胀,继而产生的强烈碰撞在路面上卷起怒号的狂风,周围那些钢筋混凝土建筑被连根拔起,分崩离析。

学园都市第一位和第二位的较量,只一瞬就分出了胜负。

他的身体在莫大的压力作用下被强行拍进了柏油路,周围的路面炸开出一圈圈深刻的龟裂。

对于这种结局,他没有任何意外。

对于面前双眼通红的人以绝对性力量将他碾压的这样的结局。

戴着长刃手套的手肘被操纵者改变了方向的矢量用强力撕扯下来。

黏着的红色液体在眼前迸溅。

呈压倒之势的虐杀开始了。






巨大的痛苦在恍惚的精神状态中变得绵软无力,身体已经超负荷,骨骼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在不断下坠,意识已经快要离开了。

他强迫自己挣脱神经中枢中似乎在越缠越紧的网,睁开了糊满血浆的双眼,只有一只还能勉强成像。

无所谓了。

迎着刺眼的阳光他努力辨别着眼前的身影,报答他的只有近乎疯狂的攻击与撕扯。

现在的“恶党”根本不像你之前夸夸其词的那样。

狂妄,自大,高高在上的,从来不曾认真看过我一眼的那个人去哪了?








身在学园都市之中,悲剧会比天上的繁星还多。恐怕是其中的一个,扭曲过他的人格。就像那个人为了实验杀掉一万多人一样。就像那个人为了拯救别的人而舍弃性命一样。

笨蛋啊,恶党可不是像你这样的。

为了庇护那双伤痕累累的黑翼他最终还是选择踏入暗所侵蚀的学园都市的内部,成立暗部,控制恶的根源。再邀请他加入。

此时的白翼已经染满鲜血,坠入无边黑暗。

“欢迎来到「SCHOOL」。”

明明决心要君临于黑暗的顶点,结果却被温柔的言语诱惑想要抓住那束光。

“闭嘴你吵死了,神话笨蛋。”还有那个人送给他的“爱称”。

“抱歉抱歉。”吊儿郎当嬉皮笑脸地这么答道。

“离我远一点。”

“别生气啦老大,我走就是了,再见。”再见便是死敌。

转身后没有看见白发的少年挠头抱怨自己怎么又控制不住情绪的样子。







再见了,我说真的。

垣根帝督的故事就到这里,十月九日,垣根帝督迎来了真正的死亡。

-END-




遗言:战斗场面参考河马的原著。套用贴吧里一个角色解析中的一句话,说实话我并没有把后来用老二脑前叶改造的独角仙05、恶的垣根帝督和他算到一起,因为他们都是“缺失的垣根帝督”。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