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颗冰糖

lo主低产视奸党,同人狗,原创也搞,总之涉及多,爱好杂,慎fo啊慎fo

【这是一篇稍微有点晚的严肃repo】

现在是12.19下午,离平安夜还有6天,高三狗难得休假,我有一个下午时间来逐字拜读顺便憋憋repo。

请假装这是一篇长长长repo😉(冗杂外加逻辑死,看完就烧了吧(。

首先表示封底的章回名好独具匠心w

如果没有进度条的提醒,我也差点以为毛毛第一章直接杀青了。所以看到开头两章认定毛毛死去的大家,第一反应就是心疼,心疼渊总心疼月姐姐,也心疼心疼得不动声色的可人。当然最心疼的还是雨哥,割手指头的雨哥,闯浩气厅的雨哥,在洛阳和毛擦肩而过的雨哥。看到被拽进盗梦空间被美梦与噩梦强行回忆杀洗脑却不挣扎的那段,就觉得这人明明幼稚得不行,还学他弟一样把一切负担罪责揽于己身,固执可笑,冥顽不灵,说好错的不是你而是策划呢。【哭哭哭

毛毛也好,穆玄英也好,就像西北望脚本BE线里写的那样,莫雨把渴望中的友情亲情爱情和浑浑噩噩的半生念想全部交给了灵台上的这点清明。一个站在井底仰望着井口垂下绳索的人,最后当连这零星半点的生机也被收回,脑子立刻断片了,疯了也是情理之中。……逢人就问10毛下落的大雨哥,怎么就那么戳我萌点!【闭嘴

莫雨一生背着包袱,这个包袱就是他的感情。看似自由,实则条条框框的生存法则到处都存在。这些道理束缚不了人的手脚,却在逐步同化人心。恶人谷物竞天择的教义恐怕不允许他对兄弟亲人抱有这么多的幻想和牵挂,但这点情感还是在阴暗的角落里滋生发芽。他有力量,他本可以决然地掀翻桌子,却还觊觎着桌子上的甜点。

艰难相认的过程中,我很喜欢毛毛讲故事的那一段。多亏了浩气严格的盟规,熊孩子毛毛回归了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本性。可他实则也是个烈性子,像他小时候一样,无论如何也不求他哥给他把布娃娃砸下来一定要求玩家(虽然这是任务需要),15岁,20岁也还是如此,软硬兼施,一定要逼莫雨想起他来。故事讲给他听也讲给自己,顺便坚定一下唤回雨哥的决心。简直要感叹,好犟的小孩,但他这个撞了南墙也不回头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劲怎么就这么讨人(yu)喜欢。

看到后面我就十分煎熬,明明各自心理上都摊牌了,家族阵营也暂时抛开了,连拥抱都不用扣血了!干嘛还不来个狗血的世纪性大拥抱一句表白几屏粉红泡泡唤醒雨哥沉睡的良知然后好好谈恋爱呀!然后……我就看到……毛毛又跳了…………【吐魂  此处应有超级玛丽GAME OVER的bgm。

幸好!心大的人果然命都大。好好谈恋爱多好啊(*/∇\*)

最后一句……我大概明白了太太之前说的开放式结局是什么意思。不过我竟然完全没有被玻璃渣砸中的感觉,我竟然还挺喜欢这样的结局,比起常常面瘫需要花十年时间去猜透的雨哥,七情六欲都表现在脸上的雨哥,对于毛毛来说简直太好攻略了啊!我想就算雨哥的时间倒退了十年,顽固是以前的两倍,加量不加价,但他还是雨哥啊。当毛毛习惯了这个莫雨的态度,大概也会觉得微凉带暖吧。莫雨——一个隐藏(只对一人的)warm boy

以及两个番外都被甜得措手不及!此时终于明白了开放性结局的好处,无论前面虐成啥样都可以抢救一下!精分雨好评!邻家小兄弟支线好评!毛毛的小玉簪,求某宝同款啊!^q^【擦哈喇子

通篇读完,除了心疼更多的还是感动,这两个人的感情实在纯粹得让人动容,莫毛还可以再战一百年!

平安夜high完回家就发出来了。最后,暗搓搓地,表白太太。Merry Christmas and marry me!030

【剑三】【莫毛】One-way Street

把这个归为番外篇了,还是打个慎入吧..( p_q)
(bgm:Mirrors-Justin Timberlake)

第〇章

之后一段时间,谢渊打了几个电话来,居然是百年难遇的慰问,诸如收入问不稳定挂什么牌干什么工作呢之类的,又象征性地问了几句穆玄英的情况,挂了电话的莫雨看了眼天上太阳的动向,又算了算今天的日子。

后来才反应过来,哦,这老狐狸是要跟我秋后算账啊,他上回肯定去跟王遗风串通好了,想开除我?不过可惜我现在已经不在老王的势力范围内了。

这是继碰到穆玄英之后第二次这么感谢组织如此体贴。

连上帝都眷顾我,莫雨人生赢家一样地搂着熟睡的穆玄英想。

但是有一件事很苦恼。

成年人莫雨作...

【剑三】【莫毛】One-way Street

第十章

看见谢渊就要倒地上了,穆玄英吓了一大跳赶紧挣开莫雨过去扶人,晃晃悠悠把人掺到沙发上,莫雨就站旁边看着,也不过去帮忙。

其实把谢叔叔气成这样的穆玄英挺良心不安的,但他实在不愿意瞒着他爸,虽然他知道要是现在给他一把枪自己肯定已经被毙了。

谢渊坐在沙发上,一把挥开穆玄英的手,也不说话,板着张脸正襟危坐着。

被人不给面子地撵了,穆玄英也不敢坐,正了正型站在那听候发落,再看莫雨,居然是一脸嘲讽的样子,他立马把人拽过来小声叫人站好。

等了一会不见谢渊出声,穆玄英就壮着胆子喊了声:“爸..”

谢渊一巴掌,拍在沙发上:“你个逆子还敢喊我爸!”

穆玄英怯怯地说:“您在电话里让我喊的啊,谢叔...

【剑三】【莫毛】One-way Street

第九章

毕竟还是阅历太少,这一晚上发生的事儿能让穆玄英的大脑短路个几天,虽然之前被这样跟那样对待过好几次他也不是毫无知觉,大概已经猜到点什么了,可莫雨这么直接还是第一回..

心好累啊,他索性啥都不想了,放空自己,然后..然后就睡着了,整个人蜷在莫雨的副驾驶座上。

莫雨将车开进车库停放好,腾出的手却不太想帮身旁的人解开缚在身上的安全带。

看着穆玄英毫无防备的安静睡颜,心里叫苦。

莫雨定了定心,俯身帮人解开了安全带。穆玄英没了安全带拽着,身子一歪撞在了旁边车窗上,看着莫雨一脸茫然地睁了睁满是水汽的眼睛,又..闭上了。

“……”

真恨不得现在就把人办了。

定了定神,按耐住浮躁的心情,...

【剑三】【莫毛】One-way Street

第八章

时钟的指针扫过一个正圆,图书馆里的古老挂钟敲了整整十二下,每一下都敲在穆玄英心口上。

他把头埋在膝盖里,四周死一般的寂静。

人在黑暗的地方总是会习惯性想一些可怕的东西,穆玄英也是,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所以他就想起昨天晚上的恐怖片了,那时候被人抱着,身后有个依靠就觉得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可现在他是一个人。

即使知道电影里都是假的,还是会怕啊。

手机响起的短信提示音在安静且空阔的图书馆里显得格外突兀,吓得穆玄英头皮一阵发麻。

莫雨:气消了就赶紧回家。

又是这种口气。

穆玄英一点也不想回短信,有点失望地垂下头,睫毛轻轻颤抖,什么东西在眼眶里打转。

大不了在这过一夜。

莫...